埃瓦尔模式 也许是个借鉴(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hmzy.com/,埃瓦尔队

终点回到起点,成都天诚队日前惨然降级,告别中甲,也告别了职业联赛……蜀中足坛转眼间回到了20年前一无所有的状态。四川足球,如何破解难题?

前两天我们通过采访成都足协秘书长辜建明和老全兴球星邹侑根,得到的一个认识是,四川足球回到起点的深层原因,并不单单是一个钱字,“光有钱并不是万能的”,不过,职业联赛毕竟还是离不开钱,成足本赛季的降级应该说是多年恶疾的总爆发,投资方如同走马灯一样更换,成绩也一步步跌落,也确实证明“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是,在现有投资环境下,在暂时没有大手笔资金砸向四川足球的现状下,有没有其他模式来发展四川足球呢?

今年5月,西甲的升班马埃瓦尔就演绎了一个全球募资的完美故事。这支在此前从来就没有听过的球队,在全球范围内众筹到17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300万元,其中甚至有来自中国的390多名小股东认购了19200欧元,约合147000元人民币的股份。

实际上,虽然手头不算宽裕,埃瓦尔的生存之道很值得成都足球学习,作为上赛季的西乙亚军,上赛季埃瓦尔的整个赛季预算为35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680万。该球队球员薪金是西乙最少的,而主场平均3000左右的上座人数也是西乙最落后的,再加上所在的小镇埃瓦尔人口只有2.8万,是一个没落的中世纪小镇,其发展职业足球的能力还比不上成都。

但是就在还不如中甲水平的预算之中,埃瓦尔通过租借球员,完善自身经营等模式,将埃瓦尔带上了西甲,唯一的问题就是西班牙职业联赛需要他们将自己的社会资本从42万欧元提升到220万欧元。于是,埃瓦尔通过网络向全世界出售球队股份,每股50欧元。几个月内,俱乐部筹集到了这笔重要的资金,除了西班牙本土球迷之外,包括20多个国家的球迷都参与其中,中国球迷甚至还是全世界第三大股东。

记者曾采访过一些成都球迷,不少人都感觉如今的球队让他们缺乏归属感和参与感,球队中又没有自己的球星,俱乐部与球迷的互动还不如一些远在天边的欧洲俱乐部。水平差,归属感低,主场又远,让球迷们再也没有兴趣到球场看球。很显然,埃瓦尔的操作模式,完全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球迷绝对有足够的参与感,对球队也有绝对的归属感,球队因此成了“自己的队伍”。目前,不少埃瓦尔队的中国小股东的愿望,就是去“自己的主场”看一场比赛。

作为股东,球迷还能够获得什么待遇呢?据中国小股东们了解和核实,购买股权可以获得一定的权益,比如说有购买凭证,球场可以刻上股东的名字,免费在主场观看比赛等等,以及在未来股东大会上以认购份额获得投票权。虽然,想通过股权来获得分红,对于埃瓦尔这种本来就差钱的小俱乐部以及西甲目前的分配规则来说,基本不太可能,但对于球迷来说,作为小股东能有更高的球队参与感,让他们感觉自己是球队的主人。就在上周,埃瓦尔主席还抵达中国参与活动,并且表示愿意与中国股东见面。

相同的情况也曾经出现在卡素拉、马塔的母队皇家奥维耶多身上,这支球队在两个星期内募集到了193万欧元的股份,成功脱离了被降级的危险。

除了依靠公开发售股票召集股东,以及像是曼联、尤文等公开上市的俱乐部之外,西班牙足坛还有一种球迷共筹共建的建队方式,那就是会员制俱乐部。会员制俱乐部不再是某个老板私有的球队,作为非营利性体育组织,会员是球队名义上真正的主人。

在西班牙,经营得最好的两支球队皇马和巴萨都是会员制俱乐部球队。1992年以前,西班牙所有俱乐部都是会员制,由于会员制俱乐部的管理方很容易出现漏洞,造成俱乐部在管理时入不敷出。1992年,西班牙体育法规定,西甲球队必须改制成私有股份制的球队,但有4支球队可以例外,就是皇马、巴萨、毕尔巴鄂和奥萨苏纳队。在奥萨苏纳降级之后,实际上现在西甲中的会员制俱乐部只剩3家。

所谓会员制俱乐部,就是由会员们集体所有的非盈利性体育组织,这样的俱乐部对于球迷来说有着很大的吸引力。球队的实际经营者是球队的主席,他们由会员们进行共同选举而得出,让球迷们感受得到极强的参与感,能够形成良好的足球文化和氛围。这样的球队能够成为当地的一张重要名片。

因为是非营利性组织,俱乐部的会员们能够获得相应价格较低的球票。相比于那些被私有化的球队来说,球队的股票价格可能会随着老板其他事业的变化而受到影响。

根据福布斯杂志的最新统计结果,最有价值体育俱乐部的排行中,皇马和巴萨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他们的富有和会员制有着分不开的联系。由此可见,会员制的俱乐部则更加稳定,球队所有的盈利都更加透明,不过如果球队经营不善的话,那么会员们必须要共同出资来拯救球队。

在中国,深圳足球在两年前曾开过研讨会,讨论建立会员制球队的可能性。实际上,建立会员制俱乐部必须要有很好的球市以及强大的球迷基础作为后盾,比如北京国安的球市和影响力就有可能建立这样的俱乐部,但联想到上场成足比赛1500人的上座率,离会员制俱乐部显然还很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