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蒂斯女足球员望在球场退役投身抗疫工作依然坚持训练

由于现在无法接受MIR培训(医学和护理培训)的缘故,塞维罗只能等待,而效力于皇家贝蒂斯女足的安娜罗梅罗则要更幸运一些,与塞维罗一样,出生于1987年的安娜在踢球的同时没有放弃学业,五年前就拿到了医学学位,同样由于足球的缘故并未立即去参加MIR培训,但正好就是在今年一月,新冠疫情在西班牙大暴发的前夜,安娜完成了MIR培训并通过了相关考核。

安娜曾效力于西班牙人、巴塞罗那、瓦伦西亚与阿贾克斯等多家俱乐部,并代表西班牙女足出场13次打进7球,2018年加盟贝蒂斯后开始渐渐为退役后的生活做打算,一方面进入了俱乐部管理层,另一方面也开始准备成为一位医生,安娜原本的计划是在本赛季结束后退役,然后转型成为医生。

新冠疫情暴发后,安娜的计划提前了,3月初她在社交媒体上向西班牙卫生部毛遂自荐:“我是医学院毕业生,同时也通过了最新一期MIR考试,如果需要的话,我随时随地听从派遣,此外据我所知,有很多与我一样的医学院毕业生都做好了前往一线的准备。”

由于安娜已经通过了MIR考核,很快就有医院联系上了她,现在安娜已经在塞维利亚本地的医院上了近两周班,主要负责急诊以及救护车出诊,每周一次24小时连班,两次12小时连班,工作强度非常大。

“这是我必须去做的事情,我是一位球员,但同时也从未忘记自己的理想,那就是成为一位医生。当这场危机来临时,我告诉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我已经算是一位医生了,我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安娜说,“现在到处都人手紧缺,是我承担责任的时候了。”

“我们都想要回到训练场上,我们都想能够尽快开始比赛,但这么做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所有人的安全都能得到确保。”安娜说,“在我得到正式通知去上班前,我和其他人一样,从新闻报道中了解那些触目惊心的数字,但现在对我而言,数字已经不再是数字了,而是活生生的人,急诊室里没有统计数据和发展曲线图,急诊室里只有人,这是巨大的差别。”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已经提前成为了医生,安娜还是希望能够踢完这个赛季。“我希望自己能在球场上退役,哪怕是要等到今年八月份,我希望能够在联赛最后一轮结束后退役,但如果本赛季的最后一轮已经结束了,那就只能如此了,本赛季肯定是我的最后一个赛季。”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这位贝蒂斯7号球员艰苦工作的同时也在不懈训练,“体能教练给我们布置了很多家庭作业,让我们尽可能地保持身体状态,如果我还想上场踢球,我就必须好好练,哪怕是在连续上了12小时班后,只要还能动,我就必须去训练,因为我还是一名球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hmzy.com/,皇家贝蒂斯队